幕娆

最近入了一个美好的粮圈

【安雷】No Close(上)

色击+灵魂伴侣

色击私设:如果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么就会产生色击。基本上产生色击的人都是灵魂伴侣,这是因为多灵魂伴侣都一见钟情。不过偶尔也有意外。如果你的色击没有得到别人的回应,那么你眼中的色彩将渐渐消失,一直到失明。这个是从  @馬口鐵之舞 太太那里看到)的,不过贴吧里也有,应该不算借梗……?

灵魂伴侣私设:手上的记号不是名字而是一句话。如果两个人手上刻着的句子是两人相遇时对彼此说的的第一句话,那么这将是美好的爱情:如果这是这两个人之间最后的两句话,那么这两个人必将以悲剧而终。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记号并非独一无二。谁知道说出那句话的人就是你的灵魂伴侣呢?

第一种灵魂伴侣若在茫茫人海中相遇那是值得赞颂的奇迹,而第二种灵魂伴侣最好一辈子不见一面。

 

雷狮视觉,第三人称。篇幅大概上中下。

雷皇家有私设。

正文↓↓↓↓

 

 

这句本该在婚礼上说出口的话,最终被留在了其中一个一生的最后时刻。

 

【1】

 

近来雷狮喜欢上了睡觉。

 

 

 

凹凸大赛已经从根本意义上结束了。幸存下来的人们还保持着联系,偶尔会利用终端联络,每每点进聊天软件都能看到那帮姑娘热火朝天地聊着八卦,混杂在妹子里的男性选手们见缝插针地扭转话题。

雷狮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他们老是有这么多话可聊。

以前他可能还真有点儿安静围观的雅兴,不过近来开始越来越不好用的眼睛对他提出了不容忽视的抗议,于是他就只能放弃这唯一一项消遣,改为专心窝在被窝休息——愈来愈暗的世界本来也不比梦境好看多少。

 

 

他总是睡得很沉。

 

要不是还有尚可窥探的呼吸,看上去就与死人无异。

如果没有人叫他的话他能一直睡到被活活饿醒,所以卡米尔隔三差五就要来一趟电话。他迷迷糊糊地去摸终端,在没有光线的房间里跌跌撞撞,听到自家弟弟包含担心的问候时总是淡淡地说“没什么事。”

 

不像卡米尔想象中的敷衍,就是真的没有什么事的意思。

 

——没有事可干,没有事可想,没有任何事可以期待。

 

他最终会放任自己沉进黑暗里,然后安静地在梦中回想自己曾经缤纷过的视野,暂且忘记真实的黑暗。

——哪怕迷雾已经要彻底吞没他的现实。

 

【2】

 

雷狮小的时候就一直不喜欢灵魂伴侣这个话题。

 

他生来是个向往自由的孩子,血脉中就镌刻着不羁。命中注定会相守一生的人这种莫名其妙的命定论对他来讲不是憧憬,非要说的话更像是束缚。每当有人在他面前提起“灵魂契合”的言论,他就会自动收起礼貌的神情,缓缓拉平自己的嘴角。

在他人看来这种会让对方安静闭嘴的不动声色像是嘲讽。

 

 

——也确实是嘲讽。

 

 

【3】

很少有人知道灵魂伴侣其实并不是只有美满的结局。

 

 

创世神是个随性的人。

他在某一天提出了这一个让所有人都拥有真爱的完美提议,却又顽皮地做了一个恶作剧。在那一对对天生契合的情侣中间夹杂着有这么一些人,他们明明相容相知又相爱,却彼此不那么信任。他们会觉得自己是没能寻到真正爱人的倒霉蛋,近乎怨恨地憎厌着自己的伴侣。

又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能够恰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个人。

一直到悲剧酿成的那一刻,彼此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相互怨恨了半生的两个人才发现这仅仅是个个让人绝望的玩笑。

而他们本该忠于彼此。

 

 

雷狮一度觉得这玩笑恶劣至极。

他是被母亲养大的,那位王者从未尽过自己作为父亲的职责,这是一对政治联姻造就的伴侣,雷狮的母亲并不受宠。也确实很少有王者能够真正地同自己灵魂相融的人共度一生。

在那是尚且稚嫩的皇子的记忆中,宫殿总是很豪华,却因为黑白的画面冰冷得不近人情,一如他的母亲——那位王妃在入宫前本是一位骁勇的女将,铠甲的棱角都是惊心的冰凉,尤其是那双为人称道的紫色眼眸,蕴藏着世界的风暴。

在雷狮眼中,即使黑白的画面也无损她的庄严和美丽,这样的人,却为了婚姻安静地守在深宫,眸中都是温润的光。

 

这种平静一直到了六岁的时候才被打破。

那年的政事似乎是很乱,雷狮那时候太小,根本无从分辨。但是看到那些浸满了血腥味儿的刀锋枪尖时,他根本就来不及怕,而是第一时间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跑到偏殿的时候雷狮正好撞见已经换好了盔甲的王妃。女人对他笑了一下,你不能否认那张如花般的容颜笑起来是真的很美,哪怕画面是静止不动的黑白。那笑容一如既往的那么别扭,她的眼睛里也依旧透着那种温和的光。

她的手里是常年未用的一把长枪,保养的很好,枪尖依旧锋锐。

 

那时候雷狮心中就隐隐有一种感觉。

但他太小了,还不懂,后来懂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多时。

 

 

 

小皇子旁观了一场这个年龄本不应该看到的斗争。

他还小,理所应当没有经历色击,看不到遮天蔽日的血腥,却觉得鼻端的味道很难形容,黑白的画面也异常残忍。

那双看着格外纤弱的手终于抓住了自己最需要的东西,母亲一贯风轻云淡的眼瞳里倒映着着满地的血泊残肢,眸光混着夕阳的余晖格外璀璨。

——然后随着时间逐渐黯淡下来。

 

她一直守着王宫的后门直到午夜,然后又坐在血泊里守着自己的儿子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帝王踏着晨光赶过来,银色的盔甲上沾满了反叛者的血。

这对满身鲜血的夫妻彼此沉默地看了一会儿,在两个人的眼底对方都是一身格外新鲜的猩红。过了一会,女人溅上了血的俏丽脸蛋上露出一个惊心动魄的笑。她似乎是微微探了探头,双唇轻启,喃喃地说了什么。

帝王没有回话。

他只是伸出了手,想要将妻子拉起来。奋战了一夜的女将军也伸出手。

——在她还没有够着她丈夫的手的时候,她就安静地倒了下去。

 

一道惊雷划过天际。

雷狮莫名打了个惊颤,缓缓地抖了一下肩膀,看到天上开始下雨。

老天也为这对不幸的伴侣哭泣。

 

【4】

后来的葬礼上雷狮第一次流泪了。

王妃沉睡在冰棺里头,被打扮的很美,苍白的唇畔依旧噙着最后那抹弧度。仆人听从王的指挥,安静地在那套纯白的礼服上抛洒下美丽的玫瑰花瓣,是鲜血一样的红。

 

帝王安静地站在冰棺边上,轻握着妻子的手,轻轻地说红色比较衬你。

 

都说他的眼睛是海洋一般深邃的蓝色,平时盯着人的时候显得相当深沉,但是在雷狮眼里又显得格外难过。他没有搭理自己的父王,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两人相握的手,两人手腕处镌刻着两串漂亮的花体英文。

 

“I love you.”

“Me too.”

 

这句本该在婚礼上说出口的话,最终被留在了其中一个一生的最后时刻。

 

 

“如果你与你的爱人在最后才说出正确的话,那么这个故事的结局就将是一个悲剧。”帝王说,“灵魂伴侣之间也不都是幸福的童话。”

父子之间的第一句交流似乎就是教诲。雷狮探头去看他,在能看到色彩的帝王眼中,他的儿子有一双漂亮的眼睛,那种紫色格外生动。

他听见他的儿子说:“我不会爱上不爱我的灵魂伴侣的。”

 

“也不会象你们这样。”

 

帝王欲言又止。

最终他只是伸手摸了摸雷狮的脸。

 

他手上还有未干的血迹,于是雷狮的脸上也蹭上了血。他看着认真的、眼眶还有些红的儿子,眼神很无奈。

 

——像是在纵容一个孩子的无知。

 

【5】

第二天,雷狮的手臂上浮现出了那个独属于他的记号。

“Don’t cry.”

 

--------TBC-----------------

是不是透着一股浓浓的完蛋感(被打

求小红心小蓝手小蓝手还有评论!

评论(7)
热度(37)
©幕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