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笑醉歌

你好。
最后一张
原著向

汶水风雪里被谁接过了伞


秋山太粗糙,回头改
落落殿下

lof是不能用手机多发图吗
在汶水风雪里裹得严严实实的长生

渣画轻拍(ฅ>ω<*ฅ)

可能晚更新秋陈短片《有一天,陈长生学会了说脏话》的(中)和(下)

【秋陈/择天记】有一天,陈长生突然学会了说脏话(上)

略有私设:陈长生和圣女徐有容的关系类似于兄妹,秋山君本来喜欢徐有容【可是有容照样不喜欢他(摊手)】,在作为罗布和教宗陛下接触后感情倾向变得扑朔离迷。

想象一下长生突然飙脏话的时候:

被骂的人:(懵逼)?!?!我被教宗骂了?!

旁观的人:(震惊)!!!教宗你变了!!

骂人的人:(还没回过神)???我刚刚说了啥?

正文↓↓↓↓

 
 

【0】

 

众所周知,如今人类的教宗陛下虽然很年轻,但异常的稳重。他的稳重可以体现在很多方面上,例如教宗陛下那不分敌我、且无法否认的“礼貌”。

很多人都觉得他有时候简直“礼貌”到木讷的地步,用唐三十六的话说:这家伙连怼人的时候都是一般无二的正经和讲道理。而被他正面刚过脸的敌友们回忆了一下,发现实在是没有可以反驳的地方。

也确实,从他在青藤宴那一夜真正名扬大陆的时,就鲜少有人听他说过脏话了。

即使是仅有的那几次嘛——有幸旁听过的人回忆一下一脸认真磕磕绊绊骂人的教宗,一致觉得:这几次不仅不能证明教宗陛下凶残不讲道理,还显得骂人都骂不利索的教宗陛下十分……可爱。

 

正因为上文所述的事,所以,在那个寻常的下午,当陈长生无比自然、极为顺口地说出那一句不可描述的脏话时,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继而爆炸在了原地。

 、

【1】


陈长生本来是在和代表南人的秋山君聊着天的。

新一年的大朝试将要举办,有了第一次经验的离宫新一代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各种事务,显得特别得心应手。而洛阳长春观里递出的一封书信,也给予了国教极大的帮助。

西宁一庙天下治。在去年京都的一场翻云覆雨之后,商行舟、余人、陈长生终于别别扭扭地和解。朝廷国教新旧派配合得很好很默契,整个京都都为这盛会热火朝天。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最近发生的,天机阁不受长春观控制的的残党和一位大西洲神圣领域强者对南方神圣领域强者王破发起的偷袭。

王破是苏离和南方圣女前往异大陆之后南方强者的代表,在那场笼住了洛水长街的风雪里,他以弱胜强一刀破镜,成为了野花开放时代后第一位新生代神圣强者。那斩断了风雪和一切生机的一刀,也给予了陈长生莫大的帮助。

全大陆都知道王破的刀有多么烈,也知道教宗陛下与这位是同道中人,交情很好,更知道他对南人的重要性。大西洲下手就算了,他们的目标就是在中原搞风搞雨,但居然有周人对王破下手?

这就很过分了。

——民间愤怒的愤青们如是说道。


然而这“过分的事情”在南边儿老一辈的人看来,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

这种一看就不可能出自大周朝各高层指令的破事儿无非就是西洲人又双叒叕一次的阴谋。奈何民心不稳,为了防止有人趁此机会搅混水,老一辈们随意地想,也不能处理的那么如骑随意么。

 

——于是万年不管事的秋山君就被秋山家主用不知道什么手段揪了出来,于是离山剑宗的神国七律们就坐进了离宫。


【2】


被迫加入这场只是为了表明南人和周人立场的无聊谈话的诸位年轻人都很无聊。

秋山君极为敷衍地同陈长生谈了两分钟正事,他为人聪慧通透,看的很清楚,完全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过。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开始天南地北的扯开了来:从大道剑道一路聊到雪老城里的星座,又从玄霜巨龙说到百花巷里新开的鱼豆腐小摊。

关飞白听到一半就自动去找同样听不懂的唐棠斗嘴去了,除了偶尔插上一句话的苟寒食和在离宫里闲逛的圣女以外,其他人都效仿他去各干各事。

 

直到陈长生那句清晰流畅的“那个SB”响起来。

 

【3】

 

这一刻,优秀如秋山君、徐有容、苟寒食,优秀如国教学院高层、神国七律,也是一脸大写的懵逼。

【刚刚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

【我绝壁是听错了吧?】

【我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师兄是不是要被暴打了?!】

年轻人们脑内的弹屏刷刷响,脸上的神情异常地统一。

他们纷纷怀疑,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始作俑者教宗大人也懵了片刻。他闷闷地想:我是骂了苏离前辈吗?

半秒后,他沉吟了一会儿,试试探探地开口,又骂了一句:“!#¥%IU(*&^”

 

坐在他对面的秋山君:“……”

 

拥有真龙血脉、一张好脸 、广博见识和灵活谈吐的汤姆苏·秋山恍惚了一下,心想刚刚陈长生也没有不高兴啊,他也聊得很愉快啊。怎么……什么东西突然刺激到他了吗?居然逼得一向有礼谦和基本不吐脏字的陈长生都骂脏话了……?

秋山君的笑脸有点裂,想:我们聊的不是苏离师叔祖吗?虽然师叔祖有时候确实是个傻逼……莫非我戳到他的怒点了?

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心里略有惶恐。

 

陈长生get不到他、甚至在场所有人内心的纠结。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了一句不那么脏的脏话。终于确定了什么似的,有些不确定地说:“我好像学会说脏话了。”

没人回答他。

 

据不巧因为教务迟来大殿而刚好错过了教宗骂人这一历史性事件的大主教户三十二回忆,当时的空气极为安静,静得人瘆得慌。


【4】


打破那令人窒息的安静的,毫无疑问是唐三十六。

唐家的少公子声线颤颤,全然失去了平日里的巧舌如簧:“你刚刚说什么?”


【未完待续】

欧某西路:

强行凑cp!对,自行YY,糖在最后!

没有妹子组女神组可惜了,百合大法好!!!【别理这个神经病[白眼]

 @  Bella2002

瞳中血 【韩叶/叶修性转】(序章)

#有挖眼剧情注意,比较血腥,雷者慎入

#虽然序章里没有韩叶但它确实是韩叶 


<1>

“韩文清——!”

少年沐浴在黄昏下,遥遥地只能看见一个边缘模糊的剪影。年轻的韩文清睁大了眼睛,想要牢牢地将这一刻烙印在脑海里。

龙族庞大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空间缝隙里,方才震耳欲聋的不甘吼声似乎还回荡在耳边。他抱着已经昏迷的少女,声嘶力竭地回喊。

“苏沐秋——”

远远传过来一阵不真切的笑声,紧跟着一声随风而来的一句话。

一如既往地温和,带着一点遗憾。

兄弟,便宜你了,记得照顾好叶修啊。

 

<2>

孙翔闭上眼,再睁开眼。

镜子里的人做着同样的动作,和往日不同的是,瞳间代表着“横刀”的几何纹章已经换成了漂亮的枫叶图案。

这就是他追求了很久的“一叶之秋”。

他忽然想起初见叶秋,一眼望进那个美丽却嘲讽的女人的眼底,他好像看见了大片大片火红的枫叶,脆弱的叶身却有最锋利的菱角。那是可以灼伤眼睛的色彩,像是最狂热的火焰,想要燃尽整个世界。

那种恐怖的力量,只是看一眼就失去了斗志。

 

孙翔握了握拳,有些怔愣。似乎是还不可置信。

——一叶之秋这种高级瞳纹带给人的力量大得不可思议,相对的,剥离出来的痛苦有多么大他几乎不敢想象。

他怀疑叶秋的老迈或她身为女人的软弱,却绝不怀疑叶秋对她的瞳纹的保护和一路走来那种难以形容的感情。这实在是——

太过顺利了。

叶秋不交出瞳纹的理由他这么迟钝的人都可以想出千千万万,叶秋交出瞳纹的理由他只能相处对嘉世好这一条——可是陶轩不是说叶秋要害嘉世吗?

 

他忽然想起调换移植手术结束后,他不知道抽了那根筋问的那句“痛不痛”。那个被自己轻视的前队长散失了焦距的眸子似乎闪了闪。

脑海里回荡着女人散漫里带些疲惫的微笑,还有那声沙哑低微、却显得轻松的“怎么会痛”,心里没有来地……有些不是滋味啊。

 

<3>

血…血……

——都是血。

叶修胡乱地抹去脸上的血迹,但眼眶里流出的温热愈来愈多,她索性放下手,不再做无用功。

眼睛很痛,相比起来瞳纹刚刚被剥夺时的不适感觉根本不能被称为“疼痛”——如果她还有“眼睛”的话。

现在这个实验室里只有她一个人,那群科研人员大概正捧着她的眼睛研究那些“不同”。

——陶轩在初衷和利益里选择了后者,早就已经回不去了。

三连冠开始,陶轩的野心开始越来越膨胀。他会着手对付很多人——被人在意的、无人关心的、贫穷困苦的、权高势重的——他想要掌握世界。

不记得是哪一天,嘉世年轻的队长一眼瞥见昔日好友不耐的眼神,并明白陶轩的眼里已经容不下她了。

 

叶修早有心理准备。

嘉世的队长不仅是五圣之一,也是出色的战术师。身为一个女人站在神坛最高点上——想要把斗神叶秋拉下来的人手拉手可以绕嘉世基地两圈,不只是外界的、来自同队战友的嫉妒她也向来看的清楚。

从她拒绝了陶轩的提议开始,就早料到了这一天。

失去了眼,就断绝了任何拥有瞳纹的可能性。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只能暗淡下去。

陶轩做的很严密仔细,叶秋想,但架不住自己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耳边仿佛又听见某人装模作样地低低感叹“人性的丑恶啊”,似乎有谁在旁边冷淡地哼了一声,带着没有恶意的嘲意。

还有年轻的自己憋不住的笑声。

女人握紧了拳头,指甲掐进肉里,骨节泛白,手指几乎变形。

 

——陶轩肯定不知道,在失去了一个人之后,他眼中被层层枷锁笼罩了的叶秋,随时准备着玉石俱焚。

谁敢动她最后的东西,就要做好和她同归于尽的准备。

 

<4>

白玉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陶轩熟练地将人打发走,脑中一闪而过的、刚刚经历过的血腥场面和少年惊恐的面容叠在一起,让他皱了一下眉毛。

——那可不是什么看错了。

 

目送少年摇摇晃晃地消失在走廊边缘,直到确定对方确实已经走远了。陶轩顿了顿,然后转头看着嘉世次席研究员,眼中闪着晦暗的光。

白玉几乎有了错觉——在昏暗的灯光下,嘉世老板的眼神几乎带着变态的兴奋。那种兴奋里藏着的是对血腥和死亡的向往,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该有的眼神。

——可是怎么会,陶轩只是一个手无搏击之力的指挥者而已。

 

约莫是刚才做了亏心事吧,只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他定了定神,伸手再摊开手心。

两颗沾着血的晶亮球状物体躺在他手心里,眼前闪过女人被血液覆盖的美丽面容,似乎听到了她痛极时流露出的、不适时宜的轻蔑哼笑。

——像是在提醒他刚才犯下了怎样的罪孽。

 

<5>

故事要从某个普通雪夜说起。

陈果不知道,很久以前,有个少女扛起了一切,站在神坛上。

陈果不知道,就在刚刚,她最相信的战队抛下了她最崇拜的人。

陈果不知道,现在开始,她正在一生中最幸运的时刻。

陈果不知道,很久以后,她会对总是气得她跳脚的女人,说:“有幸遇见你。”

现在,她只是有些诧异地看了看自称“叶修”的女人,迟疑片刻后点了点头。

十年后,陈果对兴欣的后辈们说,这是她一生中做的最好的决定。


#愿与成辉正在大修中,并不是坑了,开学更

#all叶tag回头删

愿与成辉【all叶/军队文】(一 · 上)

最近圈子里的事很闹心,但是你们闹你们的,我们写我们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正巧最近脑洞大开。

第一部【愿与成辉】  第二部前奏【论身体性别出错的后果】  以及      第二部【光耀于心】  全系列名为   【光耀永生】欢迎订阅

不是BE  不是BE  不是B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以让沐秋哥领便当呢?

欢迎指教,我是很认真的在说这句话。我不想无意间侮辱我喜欢的二次元明星们,我们有必要敬重他们

最重要的是,只欢迎指教,不欢迎撕逼

以上。

↓ ↓ ↓

(1)

 

“很多人都说叶修上将看起来很懒散,不像是经受了严格训练从刀山血海里走出来的军人。甚至有人猜测过他登上军权顶峰是因为他的家族。”

“我觉得叶修的确是个很懒的人。他从来不会把有限的精力分给无限的麻烦,他的大脑只在某些决定性事件上分出些许位置。”

“更何况,就算是这样一个懒懒散散的人,也有很多想要好好保护的东西。”——兴欣·唐柔

 

元世纪,069年初。5月29日。6:03。

轮回军区,会议室。

“······综上所述,小周和孙翔是我们运转的核心。到时候的战术安排会参考苏前辈曾提出过的‘圆心’和‘双核’理论来进行安排,希望各位回去以后可以多熟悉。我已经切了网线,别想上网。”

“接下来是即将到来的军区发布会,我们这次定下的人员分别是小周孙翔方明华杜明和我。发布会的主题是新干部的人员选择,还有新一年的安排。小周和孙翔尽量别说话,剩下的两个主力挡话题。会场安全由吴启负责,别把那些军区的小姑娘和脑残粉放进来。有什么意见会后再提。”

“最后,应冯主席的要求,出席年度会议的人分别是我、小周、孙翔。其他人看家。要是我们回来出了什么幺蛾子你们就死定了。”

“以上,散会。”

 

“最近江副越来越凶残了。”杜明咬着筷子对桌子对面的吴启说道,“今天会议上我只是吃了个包子就被他瞪了三眼。”

吴启沉默数秒:“······会议上吃包子本来就是你的不对。”

“可是以前我吃什么他都不会管的,毕竟开会时间也太早了。”杜明说,“以前的会议方明华可以和老婆打电话、孙翔可以喝六个核桃、上次吕泊远和于念还打牌了。副队都没说什么。”

“可能是最近心情比较暴躁吧,”方明华挂了老婆的电话晃回来,闻言随口插道,“你知道最近联盟又要指派高层的专属军医,出席客场还必须带着的那种。”

“那些身娇体弱易推倒战斗力不如一只鹅的渣简直就是拖后腿必备的工具。尤其他们是基本都是议会高层插过来刷好感度的废物,治疗还不如我。”

“说起来副队和周队去哪了。”于念说,“我一直没看到他们来食堂吃早饭,我还没来得及把新的报告给他们。”

杜明:”据说是出去接人了,冯主席亲自指派他们去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吕泊远感叹。

 

与此同时,距联盟核心塔“荣耀”20里的黎明峡谷。

唐柔看着远处绝尘而来的车辆,皱着眉从岩壁上翻了下来。

“已经有人来接我们了,目测还有7公里左右的距离。根据车辆时速估算时间,大概还有几分钟。”她偏头看看一直靠在岩壁上摆弄终端的青年,语气带着点轻松,“冯主席的效率还是很可靠的。”

“小唐的‘鹰眼’越来越厉害了。”青年毫无诚意地夸奖,“老冯效率一向很可靠,无论身为政客或是主席都是无可挑剔的——除了心脏太过脆弱以外。他清楚自己的能力,明白可以干涉的和不可以干涉的。”

对方的语气有些懒散和轻挑,带着点淡淡的嘲讽和沙哑,挠得听的人心里痒痒的。唐柔明白有的人天生就是这样,一言一行都充满了魅力所在。虽然总是特立独行,但是你不得不承认,他做的很多事都是有理由且有用的。

不过介于那句心脏太过脆弱,她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

对方也没有介意自己不不搭话的意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现在的联盟正是分化阶段,主和派和主战派就差打起来了。可惜这没什么卵用,不管怎样迟早要打起来的,帝国联合的野心不是签个约就能约束的。老冯是主席不能随便表态,所以到时候开战了他必须第一个撕了合约,不然他就会被指着鼻子骂怂。指望他倒台的人多了去了。“

“这种情况下他和军部以及底层群众搞好关系是明智之举。况且他这人本就算是磊落,也不会有贪污被人抓住把柄的可能。所以他肯定能比姓金的贪官主席晚倒台。”

“可惜他那人就是个老妈子,虽说明白自己插不了手也还是会操心的不得了。要不是他我就不会跑到总部来当值。”

“要不是主席我们也不用来接你。”

青年:“······你不是说还有几分钟吗?”

唐柔面无表情:“人家不能加速吗?”

他叹口气,转头向后方看去,轮回的副队笑盈盈地看着他和唐柔.

“听上去你和冯主席还挺熟,”江波涛轻松的说,“要是他新发配的医生也有你这么明事理就万事大吉了。”

“·······”青年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轮回的口残和翻译机?”

江波涛:“······啧。”

周泽楷:“······”

两位被堵得哑口无言的军区高层看着穿着白大褂的青年笑得直抖,有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哎呀刚刚只是开个玩笑,别那么小气啦,我道歉。”

“这是安全局的唐柔,”青年装作没看见他们脸上明显的不悦,示意穿着干练的美女专员打个招呼,“我么——”

他伸出手,精致耐看的脸上挂着略显嘲讽、几分调侃的笑容。

“就如你们拿到的资料,我是叶修。”

 

相交之错【all叶/all陈 荣耀与剑战同在】

遥想当年我似乎答应过一个妹子要写两个总受交流心得的故事?

于是相交之错诞生了。

同学们还记得 善恶 么?我试了无数次,被吞的一点不剩······心疼我6000字韩叶肉(。•ˇ‸ˇ•。)

尺度不算太大了但没法放上来,谁有不老歌的账号邀请我一下呗?_(:зゝ∠)_

这篇文章主要方面还是写感情线(你造感情线是个什么东西吗?),少不了两位总受兼第一人的友谊之花绽放。时间线有 很大 改动,否则陈队出场叶神退役了怎么办?

雷者跳过别看。

OCC肯定有,欢迎意见,捉虫。(づ ̄3 ̄)づ╭❤~

 

[0] 相交之

神曾将世界比喻为一条线。

它们在虚无的时空中沿着特定的方向笔直向前,有的一辈子都没有交集,有的线则会从某个点与另一个世界相交而过

这个点代表着世界的某个领域。商业、艺术、黑道、教育······以及某些人看来不屑一顾,某些人愿意用全部青春去奉献的——电子竞技。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个领域站立在最巅峰的人便是点的象征。

每一次相交,点与点的重合都将世界①的某样东西带入世界②,或许是一粒尘埃,或许是一块土地。或许微不足,或许惊世骇俗。

——若是有两条相向而行,注定重合的线呢?

神如是回答,两条线合并为一条,两个大同小异的世界重叠,只有某个好运的“”——

重合了。

                                                                       ——《相对之理·IV》

 

一切微妙的不对劲都是被一条微博揭开的。

@ 圆心:今天坐在火车上百赖无聊,听着歌吃着零食就差在椅子上打滚了。闲来无事扭头看风景,眼一晃瞟到两个大·帅·哥!!我心目中的腹黑女王受!!我差点就叫出来了——[图片][图片]。

转发(1832)评论(1324)赞(1578)

评论:

@暮年:哇好美,一看就是极品受!

@一叶知秋:为什么你就这么好运遇到帅哥······我一出门就碰见两壮汉搭讪啊[大哭]

@呵呵哒:楼上就嫉妒吧,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生赢家!

@剑战与荣耀:······我觉得你们会给我点赞@兴欣-苏沐橙V @九尾狐-林薇V,女神们怎么看?

@你们别闹:我去楼上这么一说······这不是陈队和叶神么?!

······

“薇薇,”蓝白一脸沉痛,“你怎么看?”

“我的看法是:照片确实很漂亮。”林薇咬着小雅的红豆糕含混不清地回道。

围在她身后的一圈九尾狐队员嘴里包着零食深以为然地点头——何止是照片漂亮啊,看到他们熟悉的队长的那一刻全队除了姑娘都快跪了!!!

或许是角度问题,那一刻陈彬的眼眸像是盛着水,藏着无尽的星辰,闪闪发亮。微微勾起的唇角挑出一个温柔轻盈的笑,简直苏破天际。他修长的手指托着黑色的手机,屏幕的光映亮了幽深的眼眸。被粉丝评为剑战第一美男子的叶骄阳(或者谢唯诗?)根本没得比。

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则是半闭着眼睛,长得和女孩子有的一拼的睫毛遮住了眸子,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他颇为漂亮的脸,反倒是撑住脑袋的那只手,完美的像是艺术品。

大多数职业选手都有双漂亮的手,所有的剑战选手中当属陈彬的最好看。这人的手比陈彬的还要白上几分,只是手的修长度不比陈彬,差上那么一点点。

“两个人都有一张好脸,手更是美得让人跪舔。陈队还是知名人物。这微博不火才怪。”林启雍喝了一口茶。

“不是的,另一个也是名人。”小雅飞速反驳,“百度百科上介绍说人家是荣耀的第一大神叶修,征战十年,一口气拿下了四个总冠军。他们联盟只剩下霸图队长韩文清是和他一样一直走到今天还没退役的。”

“也是打职业的大神?”苏擎苍皱眉,“可我不仅没有听说过叶修——”

“还没有听说过荣耀这款游戏。”涂继嘉弱弱地接到。

“有了有了,”一直在捣鼓手机的包睿璞举手示意,“荣耀是一款······咦?上面说荣耀是一款可以比肩剑战的网络游戏,开发十年之久,是最大的游戏公司之一。这个项目还拨了国家款!”

“可是——”岳方堂皱眉。

“可是我们玩剑战这么多年,谁听过荣耀?”

听着洪飞皇的发话,所有人面面相觑。

——太不对劲儿了!!

 

----------------

下一章陈队叶神上线